一樣三點下班,我發現寒果人很妙
到大概兩點的時候全都慢下來
感覺上因為不是計件,所以他們沒有這麼拼命
沒人看就超懶,不過也是真的累
就連神手金勇一直剪一直叫
是說今天還看到負鼠喝醉
看來它說不定活不過明天

一直剪一直在想事情
可是真的要寫的時候都忘光光了
我回去後我要丟的東西很多
就用一卡皮箱我也活了快一年
想念的是夜市是小吃
想念的是幾台老相機
想念的是老朋友
想念的也許只是舒適圈吧

快一年了
也不知道得到什麼
看臉書上其他袋鼠國伙伴去跳飛機去泛舟去看海豚去其他地方玩

我想想我如果現在打平我也還欠我爸一筆啊啊啊啊啊

更何況還沒打平.......

大腿和右手都快廢了
剪刀和同個姿勢讓手不太舒爽

不過會更好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姜艾利 的頭像
姜艾利

逼出絕境的人生

姜艾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