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採草莓時又一直在想我這一整年到底幹什麼了呢
大概我就很容易在這種小事想太多想太久
導致現在這種莫名其妙的局面
高不成低不就
身邊的同學學弟妹結婚生子
事業有成
被我爸知道大概就是罵我還在混吧

我如果三月要回去吃君豪喜酒的話
我好想順便去香港看家姐唷
yoon的話就不太可能了吧我想
畢竟祝他聖誕快樂都被已讀不回了
不知道去寒果要多少錢耶

今天發生件大事
就是我們的承包商要解散了
但我們還是可以工作
只是直接對農場
我和正妹愛瑞斯猜測的結果我們其實只是換成農場經理抽罷了
反正承包商哪他們從來沒說抽多少

金勇說對我們不錯
還會有退休金
不過他們寒果仁就不好了
天知道勒
農場經理怎麼想我也無從得知

全站熱搜

姜艾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