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下班時珍尼問說要不要吃月餅
他約了一些人一起吃
好像他朋友寄來的吧
開了一塊切成小塊大家分

是說才開始要對回家這件事有計劃而已
今天的進度就完全沒有了
原本打算晚上要查關於車子弄回塔斯的一些資料
如果不開的話可以運到那?

惟一有進度的是沒打手槍
今天邁入第四天
路還很長的說

是說傷口貼的布看的出來吸了一些組織液
很想換
可是沒東西換
直接採了又覺得可惜
照理傷口不深才對啊

想抱怨一下印尼人豆抖
他們今晚要出去定好房間
但我不知道為何他下點半就下班
到底是要去化妝還是先練身體
整個搞不懂
我還以為怎麼都沒東西可以做了
超妙的這些人


姜艾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