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上的瘀傷開始讓人覺得有點不太舒爽了

 

說不上來的轉化,有種變明顯的感覺

但我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

 

今天天氣其實不太好

早上就說只留我和阿昌燒白鐵

但其實我也沒燒到,只是把東西切一切就給阿昌了

今天真的都要感謝他

其實我都在旁邊摸魚

 

下午刷油漆也是都給他弄

我只有刷一點點

 

今天真的都要感謝他讓我能夠摸魚

 

不過摸魚也不能提早下班

 

好像應該要趕快做完才能提早下班齁

 

 

明天不知道大師兄會不會來

會來的話就會比較多事情了吧

全站熱搜

姜艾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