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二伯的告別式時間是在下午,很奇妙的時間

而且這次感覺上蠻簡單的

只是我爸對這些太簡化的儀式有點不高興

其實我是不太懂他在不高興什麼啦,離很遠沒聽到

不過我倒是覺得司儀在哪邊幫別人說心聲的哪個橋段超煩

上次大伯也是,還有我弟也是

感覺都太矯情以外也很煩

根本不是真的認識的人說起來都有點微妙

 

如果真的哪天我掛掉了,要找人講話也是找認識我的人

另外,要辦應該也要辦在個大家可以像是出門踏青郊遊的地方

然後弄一弄燒一燒找個樹埋在下邊,到時候想到還可以去看看樹

這樣聽起來應該比較合理,在哪邊跪來跪去其實大家都累

 

    全站熱搜

    姜艾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