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蘭嶼認識的朋友來台北看醫生
結果說約在台北的熱炒店
讓我現在要在路邊打網誌
然後還醉了
天啊真希望有原住民血統
不然這種場合就要都不喝酒才行
雖然沒喝多少
但會回家還要騎車啊啊啊啊

到家應該會退啦

對了今天還是整理我爸老家
今天的工作是當園丁
把我爸買的草花種起來
神奇的是我看到一條蛇正在吃青蛙
青蛙的腳還在掙扎
不過還是慢慢被吞下去了
因為有點久所以我沒看他整個吞下去
再回去看的時侯都不見了呀

蠻特別的



    全站熱搜

    姜艾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